酸汤子的味道
15/12/25 来源: 大渡河检修公司 肖春珍

  周末在同学群里聊天,得知几个同学正相约着在小吃店吃“酸汤子”,让我好生羡慕嫉妒,情急之下发了一张口水直流的小Q图片,不想三天刚过,酸汤面如约而至,还一并邮寄了制作工具,“馋虫”+“懒虫”的我,着实被同学们华丽丽的义举所感动,立刻到厨房操练起来。
  “酸汤子”顾名思义味道是酸的,家乡人叫它“汤子”,是一种用玉米水面做的主食,满语称为厄其克。记得小学时,超级不喜欢吃粗粮,尽管“酸汤子”是粗粮细作,我还是看它不顺眼。一次大雪纷飞天,中午放学,父亲端上一碗热腾腾的酸汤子,想趁我饥寒交迫之时说服我,可坏脾气的我脱口一句“这个破饭我不吃!”,父亲一下怔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……母亲一脸严肃,“不吃就是不饿,越娇惯越挑食……”。那天我死要面子硬是饿了一下午,晚饭看着晶莹金黄的汤条,再也控制不住了,风卷残云般吃了一大盘,从此我喜欢上了“酸汤子”,并且有点上瘾的感觉,隔一段时间就会缠着母亲做。
  后来听母亲讲,酸汤子是我们满族人一种独特的食物,制作过程相当复杂,可不是随便想吃就能吃到的。最原始的做法是把新下来的嫩玉米放在盛着冷水的缸中浸泡,大约十多天之后,剥去泡软的玉米皮儿,剩下的玉米瓤顺时针在缸里搅动,搅动后的玉米瓤不断沉淀,并分出两层,把浮在上面的清水层弃之,取下面沉淀的玉米面留用,并装在干净的包袱皮里系扎好,接着放入缸中,外面用炭灰覆盖,最上面找块硬板的东西压严实,吸干面袋里的水气。吸干后的玉米面也分成两层:上层是我们烹调菜用的淀粉;下层就是酸汤面,是“酸汤子”的原材料,如此获取的原材料只是制作酸汤子的第一步,接下来的烹饪过程那才叫复杂。
  只记得母亲做酸汤子有点像加工艺术品:先用开水烫面,然后放油,用葱末或青菜炝锅,炒出香味后添汤。汤沸后将面用特制的汤子套(一种自制的工具)挤压成细条,直接下入沸水中。下锅时,只见一条条“金线”在满锅雾气中,鱼贯而下,挤出来的面条落入沸汤中,不消片刻便被汆熟,盛上桌来。只要酸汤子一出场,满桌的菜肴尽皆“失宠”,大有“太公在此,诸神退位”之势。那汤,金质金鳞,华彩耀耀;香喷喷,细腻滑润,味酸爽口,凝脂温润如玉;甜如糖,绵甜适中。兼之以浓重的酸香气息,一碗酸汤子入口,如品五味人生。
  为了我们能吃好,母亲还变换着花样儿烹调。我们家的“酸汤子”,单就汤来讲,就有清汤、浑汤之分。清汤是将汤条捞出后,拌以蔬菜或佐料;而浑汤则是把汤条和汤混合盛出。为了使酸汤子更具美味,做汤时,母亲有意将葱花、肉丝、海米、蘑菇、油盐等佐料放入汤中,做出来的酸汤子更具风味。母亲还借鉴扬州炒饭的模式,把酸汤条与肉丝、蛋片、蕨菜茎、葱叶等同炒,炒出来的酸汤子色泽悦目,香味扑鼻。母亲做的酸汤子最大的特点是爽口、调胃、营养丰富,每逢感冒、食欲不振时,只要酸汤子一入肚,便会五脏舒朗、食欲大开,绝对得精神焕发,简直就是一味灵丹妙药呢!
  如今,站在厨房手忙脚乱的我,回想着母亲烹调的一幕幕场景,仿佛回到了美好的童年时代,酸汤子是母亲精心制作的饭,那么香那么浓,是因为它融入了我们所有家人的味蕾密码,那是母爱的味道,当年自己是多么不懂事,为什么要拒绝母亲这么费工夫的一顿饭……
 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努力,我的不太成型的“酸汤子”终于闪亮登场了。儿子问我,这是什么东西,怎么像浆糊似得?
  我煞有介事地说,“妈妈的饭是补药,不能拒绝哦。”儿子马上模仿《大长今》的台词:哦,皇上懂了,这是来自东北的珍贵食材,酸汤子呢!吃过一次会上瘾哦!

发表评论:
选择头像:
  • 评论时间:2016-08-25 19:02:29
  • 评论时间:2016-04-06 12:29:00
  • 评论时间:2016-01-14 17:05:5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