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蜗牛”儿子
17/11/03 来源: 古山煤矿 姜海龙

  也许是因为太累了,儿子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。在我刚刚收拾好屋子,坐在那儿准备抱怨他不帮忙的时候,我看到,他躺在那里。我摇头叹息,试图将他抱到卧室的床上去,试了几次,都没能成功。看他睡得挺香,又不忍心叫醒,所以憋足了劲儿,又试,才勉强抱起,踉跄地到床边,没来得及缓冲就将他扔在了床边上。儿子一骨碌爬起来,看样子是惊到了。我连忙解释:“对不起,你太重了,爸爸实在抱不动了!”他赶忙爬到自己的位置上,说:“没事,爸爸,我自己来。”旋即便又睡去了。
  我呆立在他的床边上,久久没动。看着躺在那里,几乎已经和爱人一样高了的儿子,感慨万千。
  仿佛只是在昨天,他还是个小不点儿,每天腻在我的身边,让我感觉很不耐烦。那样的时候,他总会知趣地走开,眼睛里有些落寞,让我的心也不忍起来。我自觉不是一个合格的爸爸,因为自己不曾被娇养,所以也没能让儿子享受娇惯的优待。他从小就生活在我的埋怨和催促中:看你的书桌乱的,快收拾一下;看你那鞋子脏的,快去刷一刷……你快一点儿起床,要迟到了;你快一点儿吃饭,要不赶趟了;你快一点儿走,看你慢的……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我和儿子的对话就只剩下像以上的那些催促了。看上去有些心颤,真的是让人害怕呢!
  说实话,他不是一个生性勤快的孩子,但为了讨好我,再怎么不愿意的事,他都会硬着头皮去做,而我却往往因为他的作为不如意而大声地斥责他,甚至打他。儿子从来都不大声哭喊,因为他知道那样的行为将会遭到更加严厉的惩罚,所以即使有委屈,他也只是默默地抽泣。我想,自己应该为自己的暴虐而忏悔。现在想来,心还在剧烈地颤抖,那样的我是多么的残忍呀!那些所谓的严厉,会给他幼小而稚嫩的心灵带来怎样的伤害呀!
  看张文亮的《牵着蜗牛去散步》我又陷入了深深地自责中。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忙些什么,也不知道自己对于孩子的期许是不是算是爱,抑或是一种自私。是呀,上帝给了我一只“蜗牛”,让她陪我走过有生之年,是对于我的恩赐,是为了让我更好地体会晚风的温柔,倾听鸟叫虫鸣,欣赏夜空星斗……而我却一味地沉溺于埋怨和焦躁之中,这是多么愚蠢的思想和行为呀!
  所幸,儿子是个天性开朗的孩子,没有因为我的打击而自闭或是抑郁,他还是乐观的一天天长大了,虽然有些消极和小小的怯懦。也曾与他谈论起她童年的“不幸遭遇”,在我待要追悔的时候,他总是懂事的说:爸爸,我不怪您。于是,我便又陷入更深的愧疚中了。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他不再每天跟在我的身后,左一个爸爸右一个老爹地叫了,而是经常自己躺在床上看书,或听或唱他很喜欢而我却有些接受不了的歌儿。
  微信上的一篇文章说:当父母是有有效期的。我惊觉,难道我是真的要“过期”了吗?
  时光时光你慢些吧,让我有机会思考,有机会反省自己的过错,有机会好好地看着儿子成长。即使他是一只慢吞吞的蜗牛,也给了我美好的春天。所以,我将注定放慢脚步,追逐她的背影,即使那背影终将渐行渐远……

发表评论:
选择头像: